164未济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刑风英雄演义| 作者:竹言乙| 类别:武侠修真

    热闹的毛沽埠街头走来一对青年夫妇。两人都是三十多岁的样子。男的一身锦白缎子书生袍,俊朗的脸庞神色平和,透着一股不同常人的浩然气魄。女的穿着淡黄娥裳碎步裙,俏丽的面容不但没有被岁月为难,反而还多了几分成熟的韵味。二人并肩走在街上,过往的男女老少免不了要侧目回头,羡慕赞叹。

    转过一个街角,便是毛家酒楼的老店所在。不经意一瞥之下,一条若蓝缎般蓬松的尾巴一晃消失在酒楼门内。夫妻二人相互对望一眼,遂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过了饭点,但酒楼内宾客满座,甚至还有不少人或灵修站立其中。他们都在聚精会神地听着一只圆滚滚的狸花猫说书。

    夫妇二人的目光越过宾客,便看到了一只全身长着晶莹蓝色皮毛的大狐狸,正走到柜台前。

    她显然是这里的常客。方才还在听书的掌柜,一看到她,连忙堆笑道:“呦!您来了!酒都给您预备好了。您点点。”说着从柜台里取出一个储物袋,双手捧给蓝狐。

    蓝狐用懒洋洋的语气说道:“不用点了。又不是第一次在你们这里买酒。你点点钱吧。”说罢,她灵力一引,将脖子上挂着的一个储物袋放到柜台上,才将掌柜手中的储物袋接过,挂在自己脖子上。

    掌柜同样也没去点钱,笑道:“哪儿还用点啊!您照顾咱们家生意这么久了,还能信不过您么?对了,咱们店里这两年新酿出了一种灵酒,凡是喝过的客人没有不叫好的。您看要不要来两瓶尝尝?”

    蓝狐笑道:“之所以照顾你们家生意,就是因为这么多年了,你们家的酒还能保持老味道。要尝鲜的话,还不满世界都是啊!算了吧,我走啦!”说着,便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“啪”一声响,站在中央高台上的圆猫一拍惊堂木,小扇一合,说道:

    “至此,两界甬道便永远从刑风界消失!那些祖源界的残兵败将回家无望,只得老老实实乖乖投降,都做了咱们刑风修士的俘虏。只可惜,由于咱们刑风界的灵气被祖源界抽了六百年,所以,以现在的灵气浓度,再也不可能有人修到第五期啦!

    唉,英雄一去兮不复返,唯有两界山风雪飘百年!诸位要是有机会,一定要到两界山去,看看那至今还在落下的雪花。那是萧恒前辈给咱们留下的唯一纪念。有道是,说一部刑风英雄演义,看千年沧桑、百岁变换,感生命之无常,叹真情之永恒!

    诸位客官,今个儿咱们又把这部书说完了。有一个问题始终萦绕在我竹言的心中,今天便想问问各位,书听了这么多遍,大家认为,这一千多年以来,谁才是咱们刑风界的英雄?”

    司徒烈第一个嚷道:“要说英雄,那当然要数萧恒萧神尊啦!他叱咤风云,拯救了世界,当数刑风第一英雄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一名书生模样的中年人一听可不干了,连连摇头道:“萧神尊是厉害。但他的一些作为可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啊!”

    司徒烈闻言,不服叫道:“萧神尊一生行得正坐得端,自小就心志高远,最终还舍己为人,他哪里让人不敢恭维了!”

    书生不屑一笑,撇着嘴,摇着头道:

    “那咱们就从头说起。世人都说萧神尊出身匪盗,自幼就放荡不羁。少年时逛青楼,他迷上了人家一个小婢,便将其劫走,在过去的显圣国落草做了大盗,把小婢做了压寨夫人。后来是在雷神林神尊的感化下才重归正途。

    可是呢,江山易改本性难移!即便他后来在林神尊的引荐下拜入了名门正派,可没过一年就又弑师逃走了。之后,他安分了没几年,突然又冒了出来,不但杀了自己的师兄,还滥杀凡人,甚至跑到别的门派杀害弟子。他自己也知道坏事做得太多,西大陆容不下他,便就逃到了东大陆。

    然后呢,他在东大陆偷师学成之后,就又跑了回来,和灭地一起狼狈为奸,利用恶毒的吸灵**,靠吸取战俘功力增加自己的修为。之后,他又在真法联盟的并派大会上强词夺理、故意搅局,使得灵修和人类无法同心同德,害人类和灵修之间的联合又推迟了数百年。这个时候身为朋友的林神尊终于看不下去了,出手要再次点化迷途故友。可是萧恒呢?他不顾往昔情义,痛下杀手!要不是灭一仙尊及时出手,恐怕林神尊当时就被他杀了。

    可诸位都知道,那萧恒生来就是个煞气深重的人啊!他没杀成林神尊,心中就总像堵了石头一样难受。他想杀人,而且这普通的人还不行,必须是身份、地位能和林神尊媲美的人,那他杀了才痛快呢!所以呢,他就盯上普教的大圣子独孤轻云,又跑去杀他。结果没想到自己艺不如人,独孤轻云没杀成,自己反倒成了阶下囚,被独孤教主判了百年牢狱。

    要是个还有良知的人,那在狱中定会好好反省自己的作为。可是萧恒呢?他不但没有反省,反而率众越狱,之后还血洗熊家堡!大家这才知道,他那嗜血的本性是根本改不掉的!没办法,独孤教主也只能发出了通缉令,缉拿这个嗜血的魔头。

    大家说说,一个在当时被东西两个大陆都通缉捉拿之人,能称得上英雄么?”

    司徒烈越听越气,涨红了脸,嚷道:“你胡说!若萧神尊真如你说的这样是个杀人魔的话,那他怎么会率领大家建立今天的刑风界!”

    书生看着气急败坏的司徒烈,心中大快,笑着说道:“对啊!就是因为他是个嗜血的杀人魔,所以他才要在刑风界掀起一场腥风血雨,来满足他那肮脏的**啊!大家请想,当时普教只差一点就能一统世界了,和平就差一点便要到来了。可偏偏萧恒却在这个时候得到了魔刀。大家都知道,这个魔刀最大的威力是血斩啊!而要是用血斩呢,就要不断地吸血。于是萧恒就想了,这一个一个的杀,魔刀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吸饱啊?所以,干脆挑起一场战争,让魔刀在战场上吸个过瘾,他自己也顺便过把瘾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笑眯眯对司徒烈道:

    “萧恒在建立刑风界的战争中使用魔刀杀人如麻,这件事尽人皆知,你总不会否认吧?

    最后,等刑风界也建立了,全世界都相安无事了,萧恒也没人可杀了。可不杀人他还是萧恒么?本界的人不能再杀了,那就去其他世界杀呗!于是啊,他就带着魔刀,杀遍六界,可最后却在祖源界碰了钉子,被人家困在了那边回不来了!

    你说他跑去人家那边滥杀一气,人家还能不报复么!就为这个,祖源界才会来吸咱们的灵气,懂不懂?最后呢,还是林神尊奋不顾身地跑到祖源界,把萧恒给救了出来,然后骂他因为他的滥杀,连累了全刑风界的人跟着倒霉,要他回来负起责任。萧恒嘴上答应着要负责任,心里想的却是这次又能大杀特杀一番啦!这才痛快地跟着林神尊回来了。

    你没听说过么?在最后的那场封界大战里啊,萧恒终于显出了真身!你们猜怎么着?他根本就是个噬血魔变的!嘿嘿,知道了吧!当年啊,噬血魔没有除干净,就留了他这么一个根儿!萧恒变回原形之后,对着祖源界没有抵抗之力的修士们一通乱杀。我的天呐,你们是没看着啊!那叫一个惨呦!

    诸位,你们可知道嗜杀的最高境界是什么么?我告诉你们,那就是自杀!萧恒他经历了一千多年的杀戮,心魔太重,于是呢,他杀着、杀着,终于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,以为满世界都是敌人,于是就自爆身亡了!

    祖源界的修士这么一看啊,谢天谢地,这魔头总算是死啦!不过,这刑风界既然能出一个萧恒,就能出第二个萧恒。他们可是被萧恒杀怕了,连忙逃了回去,将甬道封闭,是再也不敢跟刑风界有半点瓜葛了!”

    “胡说!你胡说!”司徒烈肺都快气炸了,指着书生的鼻子道:“你说的这些都是胡编乱造的!跟书上说的全都不一样!”

    书生摇着头,气定神闲地押了口茶,道:

    “无知!真是无知!所以说你们这种无知的人最好哄骗!你知道这本《刑风英雄演义》是什么人写的么?告诉你,看书不能只看书的内容,还要看写这本书的人的用心!他写这本书是想真实的记录一段历史呢,还是单纯想把萧恒捏造成一个形象光辉的偶像呢?是目的单纯,还是用心险恶?你连这些个都不知道,那还怎么看书啊?

    常言道,‘尽信书不如无书’!要是你只听过这一本书,可不就被写这本书的人给骗了么?你要是还认识几个字啊,我劝你去多读几部书,那才知道真正的历史是怎么样的!我刚才说得那些才是真事儿,都是有书可查、有典可引的!你要不信就自己看去啊!人呐,不怕无知。怕就怕别人好心好意告诉你‘你无知’的时候,你还要骂人家‘胡说’!”

    “你!你!我打你个丫的!”司徒烈就是一个酒楼送菜的伙计,打嘴仗哪里拼得过书生的牙尖嘴利?一看说不过对方,抡圆了拳头就要和书生拼命!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你干什么!”看到司徒烈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,那书生直吓得把茶杯都打翻了,一屁股从凳子上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周围好心的宾客见了,连忙将司徒烈拉住,劝道:“大家就是随便聊聊,何必动怒呢?快收了吧,快收了吧!”

    书生见司徒烈被人拉住,似乎也有意收手,遂站了起来,拍着袍子,气愤道:“看见没!看见没!喜欢萧恒的人都是暴徒!连句话都不能说,就知道动手打人!”

    “我丫的今天非揍你不可!”刚被劝住的司徒烈,火气又腾地起来了,试图挣脱了众人的拉扯去揍书生。

    这时,台上竹言先生说话了:“众位客官!众位客官!大家成天都在一起听书喝茶,这么长时间了,就是不知道名儿的也该混个脸熟了吧。何必为了一句异己之言就动手动脚呢?大家卖我竹言一个面子,今天这篇儿,就算揭过去了吧!”

    司徒烈听竹言先生发话了,再看掌柜的也来拉自己,这才瞪着书生哼了一声,找了根离他远远的柱子,靠在上面消气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,却有好事之人问书生道:“那要你说,谁是英雄啊?”

    书生这时也从袖中抽出一把折扇,单手“啪”一声展开,气派十足道:“要说英雄,那当然还得说雷神林神尊——林意诚了!他生来一身浩然正气,矢志不渝,扶大厦之将倾,诲故友而不弃,修为高超、雷震八方,实在是我刑风界的第一英雄!”

    门口夫妇二人闻言,男的摇头叹气,女的则轻声笑道:“原来这种人是支持你的啊!”

    还不待林意诚答话,便有另一位青年书生道:“你们两位仁兄评判英雄的标准似乎都有些偏颇!所谓英雄,并非单单有蛮力、能斗狠便可,最重要的是武要能运筹帷幄之中、决胜千里之外,文可兴国安邦于拱手、乂民乐业于笔落!这样的人才能称之为英雄!所以,当世之英雄,应当首推大贤师萧岚复啊!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!”一乌龟灵修伸长了脖子道:“就算大贤师再贤德,战法再高超,但是总还是要有人去执行的吧?大家都知道,在建立刑风界时,出力最多的可是我们灵修啊!所以,我觉得猫仙尊、犬仙尊、虾仙尊他们,一个个都是大英雄!”

    他刚说完,便有人笑道:“要是这么说,那普教教主独孤平为救同道,自己以死抵挡山茶林林攻击。这出的力可真不小呐,连命都搭上了!不也是英雄么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与他同桌的一名马灵修道:“独孤平一生所为,也没有什么好指摘之处。尤其是最后舍身护友,更显其英雄本色!的确不失为一个英雄豪杰!还有灭一仙尊,处敌萧恒而如友,可谓是最先看出萧神尊器量之人了!尤其是在刑风统一之后,久在上位的他甘居人下、克己不僭,这份器量也真是非英雄而不能有之呀!”

    这时一名女修嗤笑道:“好一群大男人!英雄全让你们男人占全了!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另一名凡人女子也说道:“就是啊!难道你们都忘了鹤羽仙子慕容临心了么?她先是助兄长建立刑风,后又助夫君去往祖源。如此奇女子不比什么独孤平、灭一强多了?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皆笑道:“不错!不错!雷神夫妇都是英雄啊!是我刑风界第一英雄伉俪!这总没人有意见吧?”

    竹言先生受到启发,笑道:“说起英雄伉俪,我还想起一对来。就是谢非非、蔡香夫妇!他们两人虽然没有做什么惊天大事,但是一生都在为寻常百姓除恶人、斩恶妖,年老之时还毅然参加了讨伐祖源界的战斗,战死沙场!也真可谓是一对英雄伉俪啊!”

    台下人叫道:“竹言先生说的对啊!那咱们下一部书就说《跛脚仙侠传》吧!”

    竹言先生点了点头,道:“好,那咱们明天就说这部书……”他正说着,忽然发现柜台前方有一只锦毛蓝狐一直在撇着嘴,看着热烈讨论的众人摇头发笑,遂笑着问道:“怎么?那位道友觉得谢非非夫妇称不上英雄么?”

    他这一问,酒楼中所有人都将视线集中到了蓝狐身上。

    蓝狐也不怯场,依然笑着摇头道:“不算。”

    她这两个字一出口,众宾客均是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竹言先生虽被驳了面子,却也不生气,两只前爪作拱手状冲着蓝狐行了一礼,道:“那请问道友,在您心中,谁才是真正的英雄呢?”

    众宾客跟着起哄道:“萧恒算吧?林意诚算吧?萧岚复算吧?慕容临心算吧?”

    蓝狐摇摇头,平淡道:“不,他们都不是英雄。”

    众宾客闻言,起哄得更加厉害了:“哦!他们都不是英雄,难道是咱们看走了眼,您才是这世间真正的英雄么?”

    蓝狐笑道:“我么自然也不是英雄。不错,你们要是听听词话、看看史书,随便从中一抓,都能抓出大把的英雄来。可是呢,若是在认识他们、熟悉他们的人眼中看来,这些人没有一个是英雄,都是一个个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众宾客闻言,酒楼中顿时一静。还有不死心的人吆喝道:“听你的意思,你对书中这些人不但认识,而且还挺熟?恕在下有眼不识两界山,请问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!”捣乱之人的话语被竹言先生打断。竹言先生恭敬道:

    “正如这位蓝狐道友所说,词话、故事,那都是后人所传。就像这部《刑风英雄演义》,其中有多少内容是谣传、有多少词句是杜撰,有哪些章节是后人意气添加,又有哪些故事已经被前人刻意删减,等等这些事情你们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可以肯定的是,那些高高供奉在庙堂中的塑像,哪些活跃在书中的身影,早就已经不是他本人了!所以,大家听书、听故事,听个乐呵就行了。若觉得还有些启发、有些感悟,那是更好。但是,若是像方才一样,对咱们根本无法了解的人物去妄加评判,那就太过偏颇了。”说着,他对着蓝狐深鞠一躬,同时又微微抬头,用眯成月牙的双眼观察着对方,恭敬道:“您说是吧,蓝狐道友?”

    听罢竹言先生这番话,方才吆喝之人也意识到了自己莽撞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