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-10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真龙与虫(真龙遇恶女)| 作者:杳杳领仙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☆、1、谁?

    他堂堂一国之主,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已经够窝火了,那女人不将他放在眼里就算了,还一次又一次的挑战他的耐心,居然还骗他去做鸭,让他堂堂一国之主受此等屈辱,他可能轻易放过她吗?【延续原版故事,将原本纯纯的两人做了大改动,当然个x方面也会有很大的突破】

    异世真龙化成虫更名为真龙与虫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唔?这是哪里?为什麽她会感觉全身轻飘飘的,如同翱翔在云端一般。尹樱柠极不情愿地睁开双眼,看着面前一头长发的英俊男人……

    他那双长蛮老茧的双手不停的在她身上抚她得脖颈到x部,再到她腰肢以下的部位。凡是他游走爱抚过的部位,仿佛每个毛孔都在不停的扩张颤栗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你真b……”尹樱柠仰头长叹,原本不安的情绪,而男人温柔而细腻的手法得到了很好的安抚。男人没有吭声,掀起眸子波澜不惊地看着满脸春情的尹樱柠,心里有了层疑惑,却很快被她高挺的r房吸引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很生涩,而表情却是那样妩媚动人,像是经历过不少男人。她姣好的身材,软糯而甜美的声音足以融化任何正常男人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一个女人,他不动非处子的规定打破。

    她全身光裸,弓起的腰身,让男人能尽情的欣赏到她身上每一处。男子将枕头扯过垫在她臀部下,看着那片黑黝黝深林,他顿住了,他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她。思绪片刻他动了动唇,“姑娘……将双腿分开。”

    尹樱柠轻哼了一声,双腿微微开启时,又急忙合上了,“你要做什麽?”

    男人讪笑道:“春宵一刻值千金。姑娘莫要耽误了良辰美景。”男人谈话见的用词,让尹樱柠误以为是他独特的搞笑方式。身体得到了放松,想到自己的目的,尹樱柠也不在犹豫,将自己白皙均匀的双腿分开,男人一手按住一条腿,帮助她双腿大敞开。他动了动身子,借助光线仔细地观察着她散发欲望气息g源地。

    在乌黑的卷毛中一片嫣红色的水泽地带……她得敏感让他意外,哪里水亮亮的光泽,以及诱人的色泽,让他禁不住又想蹂躏的冲动,尤其那突起的红色小y核,像一颗早已成熟待人摘采的诱人果实。

    他情不自禁将中指按上,指腹轻轻的摩擦而过,尹樱柠立马反应强烈,双腿开始抖动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陌生的电流在刹那流转全身,让她的情绪逐点亢奋。

    她攥着他一直手臂,像抓着救命草一般。男人挤入她双腿间,看着那多花瓣已他带来的刺激而微微颤动。她扭腰摆臀,呼吸急促,他抽会手臂强行按住她的臀部,不紧不慢地观察着,尽管此刻他已是汗流浃背,欲望肿胀的微微发疼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在尹樱柠心中已酝酿多时,当然也做了不少准备功夫。首次面对y靡的欲望她自己不比老手,坐起身拉扯男人身上的衣物,他穿着实在繁琐,尹樱柠急得满头大汗,急不可待的模样像个荡妇,嘴里溢出的呻吟酥媚如骨。

    “真急,多久没有过男人了?”男人讽刺的声音对已陷入欲海的尹樱柠毫不起作用。她如即将干涸的小河,急切的朝水源地进发。

    她那双忙碌的小手,与她清澈的眸子一点都不相符合,当男人对上那双眸子时,心里好像被东西狠狠的撞击了一下。他主动解去束缚,与她赤裸相对。

    看着男人黝黑的肌肤,肌理分明的肌r刚硬结实。禁不住伸长手臂,小手在他j壮x感的x前。

    作家的话: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某杳碎碎念:又得给自己准备新封面了。

    ☆、2、迷糊

    两具汗水淋漓的身躯紧紧想贴,男人的j壮与女人娇小融合一体,黑与白的对比充斥着眼膜,让人陷入无限想象中。

    尹樱柠凹凸的身体男人躺压有些变形,尤其是她坚挺饱满的r房,两颗挺立的小r头被压的凹点下陷,却因摩擦带来了不同的快感。

    男人弓起一腿在她两腿间来回蹭着,两瓣肥肥的y唇被压磨拉扯,y核被包裹在中央承受着带动而来的刺激。y水如洪水般涌出,将他大腿浸得湿滑不已。

    尹樱柠受到这样的刺激情绪越发的激动,她勾住男人脖颈,想要主动送上香吻,却被男人刻意避开,尹樱柠垂下头,虽然有些失落,但也没受到情绪的影响,很快再次投入欢爱中。

    男人稍稍俯起身,将手伸到她敏感地带,在y核上揉了揉,尹樱柠便开启粉唇y叫不止,身体痉挛,并主动抬臀与他贴近。男人见她如此y乱,便将中指移到r洞口,向上滑动。尹樱柠激动的晃动身体,嘴里的叫声一刻都没有停止,她从来没想过自己在床上竟会是如此饥渴的模样。“啊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啊……”男男人唇角一扬,遽然将中指,睁眼一看,霎时懵了。疯子,她遇上疯子了。男人见她神色惊慌不再胡言乱语,这才满意地放低声线,“刁民,告诉朕这是哪里,该如何出去?”

    尹樱柠很快镇定下来,打量着他的样子,见他神清目明不像病入膏肓的样子,尹樱柠更不信自己会落得英年早逝的结局。“呃……好说好说……只要……皇上,您放了我,我马上就告诉您离开的方法,绝不食言。”说着举起手做发誓状,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,她极力配合着面前这位有狂想症的j神病患者。

    “你胆敢与朕讲条件?”说着男人抬起她的下颚,与她四目相接的一刻,男人眼里蕴起一丝薄怒,“不知廉耻的女人,居然这样大刺刺的盯着男人瞅。”尹樱柠忍着怒气,没胆子去与他争辩何为廉耻这样无聊的问题,现在就应该将他当大爷一样哄着,只到他玩够了,开心了,好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“是!是!是!我……”尹樱柠这样说着似乎还不带劲,她改口说道:“贱妇确实是不知廉耻,皇上教训的是。贱妇怎敢与皇上讲条件。贱妇……是在乞求您啦,皇上,饶命呀!!”尹樱柠张嘴乱说一通,尤其是“贱妇”二字咬字极重。男人听着不禁又变了脸。

    “哼!算你识趣,告诉朕该如何离开。”收回剑,他寒着脸下命令。

    “皇上您要知道什麽贱妇一定照实回答,不敢有半分虚假。保证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只求……啊——”尹樱柠一声尖叫拔地而起,只因男人又再挥剑相向。幸而街上人影寥寥,否则真能被她吓得肝胆俱裂,虽然罕有人会探头围观两人,可见男子凶神恶煞穿着怪异均是不敢靠近,所以她求救无望。

    看着男人震怒的面孔,尹樱柠急忙捂住自己的嘴,不再多声。“现在、马上、带朕、离开,”男人咬牙切齿地下着命令。尹樱柠一个哆嗦猫着腰姿态更加狗腿。“是。”

    尹樱柠本想往多人的地方走去,可现在都已经凌晨了,哪儿还有人多的地方,她走走停停,男人再次不耐烦了,尹樱柠瞄了他一眼,意识他将剑移开,男人想也不想爽快的收回。尹樱柠带着男人在公园兜了一圈,一路她都悄悄打量着他,只要注意到他有丝毫的放松她立马拔腿就跑,可该死的,那男人谨慎的不得了,毫不见他松懈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再浪费时间,朕立刻就能要了你的命。”男人俯身在她耳边警告一声。尹樱柠忽觉一阵寒冷掠过,禁不住瑟瑟发抖。“呃……贱妇不敢,”尹樱柠心不在焉,眼睛不时到处瞟着,就怕错过了逃跑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作家的话:

    ☆、5、乔家二少

    拐角处的巷口,一群醉酒的青年拉帮结派地争吵着,离他们不远处是霓虹闪烁的夜店。尹樱柠心头一亮,机会来了。拍着男人的肩向他指了指对面的夜店说道:“皇上,您看,走进那个闪着乱七八糟灯光的地方,就能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骗朕?”男人犯了疑心病。

    尹樱柠为了让自己的话更显真实x,她挺起x膛一脸笃定,“当然!!您没看都这麽晚,四周又没什麽人,就那儿一直出出进进的人没断过。这麽明显,我还能骗你不成。”

    男人思索一阵,自我安慰道:“谅你可不敢骗朕。”说完雄纠纠气昂昂的朝夜店迈去,当然没忘拖上尹樱柠。

    经过那群吵闹的小青年时,尹樱柠故意用手臂撞了其中一名,小青年血气方刚,二话不说将道路堵住,都统一用鼻子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“小妞,你走路不带眼呀?”小妞?当然是指尹樱柠,她故意装作没有听到,并小声提醒男人,“皇上咱们快走吧,那快要关门了,等关门了咱还不知道什麽才能回去。”

    男人鄙视地看了她一眼,很不削地回道:“谁跟你咱?”说着便加快脚步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小青年们见尹樱柠要跑,一把拽住她,“叫你了呢,小妞。你撞疼哥了。来快快,哥脸上都肿了快。”尹樱柠回过身,一本正经,“对不起!我赶时间麻烦让一让。”

    她敷衍的语气,立刻惹起众愤,并一拥而上将她围住,那个男人只是回头看了她一眼,稍稍有些犹豫。尹樱柠心里一急,冲他嚷道:“皇上您快走,进去後记得报暗号‘我要做鸭’,不然出不去。下次再次见面时,你您一定要和我说说,那边的世界时如何的美好。”

    我要做鸭?是暗号?

    好!他记住了,男人不再犹豫,腾起身直接朝夜店处飞去,留下一脸震惊的尹樱柠。轻功?这是传说中的轻功?轻功?皇上?

    天!!!她一定疯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鸟语花香的清晨,尹樱柠背着毉药箱去看私诊,如果不是看对方是市区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,能捞到不到少油水,她也不会冒险答应。原本想速战速决,不想这乔家老太太热情的不得了,非要留她下来吃中午饭。好了,吃完中午。又赶上吃晚饭,她实在是磨不过乔老太太,只要勉强留下来,好不容易的休息日就这样被荒废。

    乔老太太似乎空虚了许久办,硬是拉这她东拉西扯的混着时间,好不容易捱到吃完晚饭。她心想着终於可以离开了,乔老太太便是热情地留着她用甜点,尹樱柠啧舌,有点也不是这样挥霍的,用餐太过频繁了,她也没有用甜点的习惯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客厅的挂钟,她吓了大跳,已经二十一点多了,她坐车回家还需要一个小时左右。“乔nn,时间不早了,我要回去了,不然会打扰你休息。”乔老太太一听她要走,急了,“小尹,你等等,我去打个电话,很快回来,你不要走了。”乔老太太不放心地回头看来她一眼,见她伫立原地未动,才放心离去。

    看着老太太急冲冲地拿起电话跑到角落去,虽然感觉有些怪异,单也没有必要去猜测。不过会,乔老老又再兴冲冲的出现,拉着她的手,热情说道:“小尹,不好意思耽误你这麽长时间,我孙子马上就回来了,我让他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尹樱柠一听,越发感觉糊涂,有人送能省下几块钱的车费,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